套头衫

cp:Jack Frost/Bunnymund

cp感不太明显qwq

欢乐的守护者穿着带着霜花的帽衫。

圣诞老人披着缀着毛皮的大氅。

沙人在身上裹了一席梦砂织成的袍子。

牙仙和复活节精灵,只有鳞羽和毛皮。

但牙仙并不这么认为:“这是鳞羽!彩色的、亮闪闪的鳞羽!这可比随便一件衣服漂亮得多!”

好吧,更正:复活节精灵只有毛皮,灰紫色的、细密的毛皮。

“你应该穿点什么,像我们一样。”Jack如此建议道。但是,看在月中人的份上,没人,或其他的什么,能忽略他脸上巨大的、带有戏谑意味的笑容。

Aster想说不,而他也这么做了。

但是当Sophie,他的小天使,奶声奶气地指出来这个问题,并且提出相同要求之后,他似乎真的要这么试试,当然,非自愿。

黑色的套头衫是Jamie找来的。毫无疑问,某人帮了很大忙——但是看到一团糟的衣橱,他又不那么确定了。

“我想我更喜欢绿色,kid。”大兔子稍微蹲下,接过男孩手里的衣服,抖了抖耳朵。

“可是上面有彩蛋!我和Sophie亲手画的!”Jamie咧嘴笑起来,露出空荡荡的左边门牙,“而且Jack说黑色更衬你。”

Okay,okay。Aster叹口气,笑了笑表示对男孩儿的感谢。他永远拗不过Jack,而这一次他只希望不会太糟。

然后Bunny走进更衣室,在他漫长的生命中,第四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事与愿违。

客厅里North占了大半个沙发,Tooth和Sandy在过道两侧飞来飞去,而 Jack则是拿好了拍立得,笑得势在必得。

然后他们保持这个状态,整整等了十分钟。

Jack皱着眉,冲到更衣室里,在Sophie开始因为等得不耐烦而大哭之前。

“Anything wrong, kangaroo? "

里面没人回答,布料摩擦的声音格外明显。

哦,天哪。Jack翻了个白眼。这家伙不会真的把自己勒死吧。

霜精撬开了门,没有夜魔,没有梦魇,但是...

“Ahhhhhhhhh——!”

看在月中人的份上,一只兔子的骨架怎么能这么沉?Jack几乎以为他被挤出来了胃。在上面那个,很明显,在状况外。Bunny的头包在套头衫里面,应该是领口的地方只有耳朵和头顶的绒毛露出来,而上肢——姑且这么叫它们——则卡在衣服里面。

然后Jack翻起来,拍下来了永生难忘的场面,借以作为嘲笑(或是逗弄?)复活节精灵的把柄。当然,是否奏效都是后话了。

最后?

善良而宽容(才怪)的Jack Frost不计前嫌,在安抚好(只是挠下巴而已)惊慌失措的Bunny之后,轻而易举地(你在开玩笑吗?)把这件(该死的)人类衣服从Bunny的头上完好无损地(这倒是真的)脱下来了。

你以为这就结束了?

守护者和孩子们没有等到穿衣服的Bunny。

这真的十分令人失望。

但是,有谁不想尝尝在传说中十分有名的复活节兔子手制巧克力呢?毕竟连Sophie都可以在巧克力蛋面前把满脸的泪珠子笑回去。

童话以North具有北方特色的大笑和大杯的巧克力奶收场。

评论 ( 5 )
热度 ( 17 )

© 猹十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