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dean天朝au

如题。

高中生!爱蛋/小学老师!丁欧

警告:中文名字。大纲风。剧情废。可能ooc。烂尾。

丁欧不是第一次看着那小子了。这不正常——至少,除了他以外丁欧没有见过一个可以在四点半钟起床的学生,尤其是在这个年龄的,高中生——如果他是的话。

他们算是说过几句话。除了早安以外,屈指可数。至少,他知道了那孩子的名字。艾丹。很上口。丁欧不禁多念了几遍。

但是今天早上不同。艾丹整整齐齐地穿了校服,从领口处却露出了里面黑色的运动服边缘。他等在丁欧后面,看着自动贩卖机慢慢把纸币吸进去,看着所有的按钮亮起,看着饮料滚下来,看着丁欧微微弯腰,看着他掏出那瓶饮料,对他抱歉地笑着而眼睛闪着光,问:“有什么事情吗,艾丹同学?”

“我运动会,今天。我百米跑,三点半,田径场,高二,还有...”艾丹低头,一副严肃的样子,眼里却盛满了笑,“老师要去吗?”

哦。年轻真好。丁欧如是想,虽然他也不过二十四。他把课表在脑袋里面过了一遍,三点半正好赶上一年级的课。真遗憾。或许可以试着串课?但是谁会和刚刚上任的低年级美术老师串课呢?何况是这么荒谬的理由。

但是对着那双眼睛说不真难。

于是他只是说了尽力,一个让两个人都不太满意的答复。艾丹看着有点失望,耷拉着(不存在的)尾巴,但还是精力满满地走出去。


然后丁欧也走出门,缩到校车里,在颠簸中心不在焉地跟上班车的小孩子问好,脑子里面全是那个运动会,操蛋的运动会,会有艾丹参加的运动会。艾丹的一头卷毛会在跑步的时候颤啊颤,然后跑完了他额头上大颗的汗珠会淌下来,流进......哦,天哪。他不应该想这些。


然后一个上午过去了。丁欧在办公室里开着风扇拉着窗帘额角还是蒙了层黏黏腻腻的汗。外面比里面还热。他又开始想起艾丹。至少应该给那孩子送瓶水。果汁运动饮料或者是矿泉水?坐旁边写教案的卢一帆被丁欧忽然聚精会神的思考状态吓了一哆嗦。


然后丁欧去上课,差点落下了鼠标。一路哼着的小曲格外嘹亮,直到主任把他叫墙角去说两句才停下来。


另一边儿艾丹没去食堂,捧着盒栅栏外边买的盒饭,消毒筷子扒拉着白饭,心不在焉。他看光了丁欧所有社交账号,得到的结论一是丁欧性别男爱好女,二是他(居然他妈)恋爱了。饶了他吧,他迄今为止只和几个小姑娘谈过(根本不算恋爱的十几天)恋爱,而对于比他年长些许的男性,很遗憾,伟大的情圣艾丹对此毫无经验。


太阳在下午两点来钟最辣,太阳在脸上身上糊了一层。艾丹人熊,但还不至于忘了常识。脑袋有点沉,一头卷毛儿沾了汗,糊在头上,越发闹心。估摸是中暑了。艾丹没敢跟别人说,亲哥们儿也没。再过一个点儿他就要上了。艺术班,女多男少。男的不是瘦黄杆儿就是一脸富态,像艾丹这样德智体美劳颜块全面发展的,少。


他特意还偷空去小学办公室看了课表,堂堂正正走进去的。丁欧桌上东西挺多,但多的好看。小姑娘的粉红小卡片儿小小子的泥塑,端端正正摆着,像列奖状。艾丹没敢动。下午丁欧两节课,艾丹掰指头算算,应该赶不上他跑了。挺遗憾。没事,来日方长,长长长。


隔壁桌的卢一帆看着丁欧桌旁边那高中学生,默默转过去脸寻思着晚上一起吃串儿得问问丁欧是不是有拐卖未成年前科。

评论
热度 ( 8 )

© 猹十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