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次Kili没有听Fili的话,一次他听了(上)

给E大的生贺。

其实感觉就是个大纲。生日先把甜的都放出来。虐的还是第二天端出来比较吉利。

第一次:

你不能指望一个五岁的小家伙好好听你的话。永远不能。

Fili站在蓝山脚下的城镇闹市中央,焦急地躲避着高大的人类,四处寻找Kili。

早知道他才不要带着Kili偷偷跑出来。都是因为Dwalin叔叔和Balin先生的那些故事....好吧,他才不会承认他也是因为对那些奇妙的故事感兴趣才下来的。

不过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到Kili。黑色的小毛团矮他半截,在人群中不过一转头就没了踪影。他告诉过Kili要拉紧他的手。

Fili开始害怕,他害怕永远失去这个小毛团,尽管他乱糟糟又调皮还抢走了一部分爸妈的爱。他一遍又一遍地像大人一样念叨马哈尔,眼中湿漉漉地蓄着泪。他只希望能让Kili回来。马哈尔啊。

然后他看到那个小家伙跑过来,穿过人群,手里的银色发夹在阳光下熠熠地亮。就像他的眼睛。

Fili听见Kili渐渐靠近的脚步声,听见Kili兴奋地笑,听见Kili喊着他的名字,向他索要赞赏。感谢马哈尔。

Kili扑进Fili怀里,张开手掌心,两枚一模一样的银夹子躺在那里,蹭上了汗,有些潮。Kili感觉到自己被一把抱住,大概是哥哥在表示感谢吧。

小混蛋。

第二次:

没什么大不了的,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Kili看着面前衣着暴露的女人,在心里悄悄为自己打了把气。

"...Hey, pretty? "很好,迈出了第一步。

那是个金发女郎。在人类中算娇小的那种。他看见她转过头,带着笑,蓝眼睛安静地看着他。

"Go back to your home, young boy. 我猜你是偷偷溜出来的。"妈的她声音真好听。像泉水,或是什么更温柔、更安静的东西。

像他的兄弟。好像他在说,Kili,回家吧Kili。

匆匆结了啤酒的账,Kili从酒馆里跑出来。他的Fili在外面等着他。

Fili搭上已与他相同身高的弟弟的肩,重重锤了一下,不出所料听到耳边不满的声音。

Your fault again, man. 这么晚回去该怎么交代?

偷吃了远道而来的巫师先生的苹果派被变成蟾蜍到现在才变回来?

....这次还是我解释吧。

第三次:

别乱碰,小子。今天可是我的big day。

我知道。真的不行?

不行,Kili。妈说你什么都不能碰。

但是你没说。

那现在我说了。Kili,大家都很累。

Ok, fine.

他甚至都没有叫我Kee!Kili走开,不满地想到。但是看在马哈尔的份儿上,这可是Fili,(未来)孤山王储的成人礼!伟大的Kili当然会原谅他同样伟大的兄弟因为一时骄傲而犯下的错误。

他遛到厨房,天色尚早厨子们都还没有来。很好的机会。Kili翻出来早先准备好的各种原料,想象着他将做一个最棒的蛋糕给他的哥哥。

第一次他想失败乃成功之母。
第二次他以为这只是因为不熟练。
第三次他开始着急,这个时间厨子们要醒来了。
第四次——哦天哪还有第四次,他甚至想将这双他引以为傲的有力的战士的双手换成小姑娘灵活的小爪子,以便于完成这个蛋糕。
...
第不知道多少次他终于成功了。别管那该死的厨房。都是设计师的错。他们不懂得如何在发生厨房安全事故时使那些东西都不掉下来吗?幸运的是,他终于做出来了一个(可以吃)的蛋糕。别笑,这可是处女作。

当他把他的小蛋糕端到Fili面前时,Fili正在(假装)安静地阅读。还有一本(画满圈圈)的读书笔记摆在手边。

别打搅我,Kili。我要开始做一个严肃的人了。

Hey, hey! Fili,看这里——TADA!

Fili看到那个蛋糕,憋住笑。他实在是抗拒不了Kili期待的眼神。都灵小羊羔。

很好的礼物。Thanks,Kee.

Kili笑了起来,如释重负。他(不知道从哪里)翻出刀子和叉子,开始给Fili唱(不成调的)生日歌,然后开始一同享用。当然还是Kili吃得多。

哦对了,Fee你的生日愿望是什么?

说出来就不灵了。

但是,不说出来最后也没灵啊——Kili如果会预测未来,兴许会这么说吧。

评论 ( 5 )
热度 ( 22 )

© 猹十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