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粮第三弹。

ABO
KIFI
A!Kili / A!Fili
PWP
小学生文笔,OOC,慎点,其短无比,一点也不好吃,烂尾。

插播一条广告!All/Fili和All/丁欧向以及任何X over向的群!有意向的同志可以加加看!加群399396035看丁欧怀孕照!(x

那对兄弟房间里并不安静。

他们的信息素混杂在一起,却互相试图覆盖对方的味道。

金发与黑发交织在一起,二人近得可以看清对方额角与鼻尖的汗珠;肢体的交缠似厮磨爱抚,却丝毫不让对方。

毕竟他们可都是Alpha,天生的战士,Mahal的骄傲。

Kili压住Fili的手腕,把Fili抵在床沿,而Fili在下肢施力,膝盖击在Kili腿上。Kili故作疼痛地大声呻吟(其实也挺疼的),令Fili顿住了动作,条件反射地查看Kili有没有受伤。然后——

然后他就对上了那对焦糖色的大眼睛,扑闪扑闪地看着他。

“Fee…”

操。

主动投降。

黑发的矮人笑得调皮:“你要是再顶得偏一点,那你以后会多么遗憾啊...My Fee。”

最后的两个字向上吹到了Fili耳侧,吹起一片红晕。Kili察觉到身下人的颤抖,心底泛生出与生俱来的的胜利感,急切地想占有他的猎物。

房间里满含情欲的信息素冲击着一切可触及之物,连纹章与刀剑此时都无比色情。

他们互相在脖颈上留下占有的印记,急切地撕扯彼此凌乱的衣物,炽热雄壮的阳具急躁而胡乱地摩擦,却使性欲越发强烈。

当他们同时重重倒在床上,毫无遮掩地倒映在对方眼中时,方才觉悟无数次过目的人儿才是彼此最重要的珍宝,胜过一切。

Kili翻身坐到Fili腿间,小心翼翼地将Fili的腿架在肩上,得到一声轻声的尖叫;再用一只手钳住Fili的胯骨,另一只手则去一旁的抽屉中翻找润滑油。他不出意外地看到Fili惊讶与戏谑的眼神,报以一个狡黠的笑,将沾满润滑油的手指在Fili的后穴处打转,惹人心急——天知道他忍得有多辛苦。

“Kee...要做就——唔!”

Kili的手指猝然插入,而身下Alpha的后穴本不是应该被侵犯的部位,因而瞬间夹紧,里面干涩紧致的触感使Kili皱眉。

Fili从来都是Top。他的王子身份与Alpha性别为他加分不少。而头一次身体被别人(还是他的血亲)打开是头一次。

Kili并不娴熟甚至略粗暴的扩张,还有股间的油腻感使Fili感到紧张,和一些莫名的兴奋。

他想要被他的兄弟占有。这个想法使他的下体火热而胀痛。

几乎是冒出这个想法的同时,Kili的手指掠过肠壁某点,激起金发矮人一阵颤栗。这很美好,对他们双方来说都是这样。

毫不夸张,Kili感到瞬间绞紧的温软肠壁在引诱他进入。

于是他抽出手指,在Fili惊愕的目光中挤入Fili尚未闭合的身体。

“操!”

Fili瞬间感到被从下方生生撕裂——哦马哈尔在上,谁能告诉他可爱的弟弟是如何有这样一个巨大的——老二?

而黑发的Alpha显然有些无措,刚刚插入一半的阳具停在入口处,不敢妄动。他有一种将被夹断的错觉。

他试图抽离,而他的兄弟发出了一声呻吟——一声极为尖锐的、可以让Kili嘲讽一辈子的呻吟。

像是催促。妈的。

于是黑发的Alpha长驱直入,当他的囊袋与Fili的臀部重重拍打时,他与Fili同时松了口气。

Kili开始小心翼翼地找寻抽查的节奏,而Fili开始喘息,咬住须发使呻吟消失在喉咙深处。Fili不再感到撕裂,而更多是胀痛,接下来是不断增大到令他沉溺的快感、快感还有快感。他的眼睛因藏住眼泪而胀痛,却不肯令其流出。

高潮破坏了这一切。

Fili爆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未经触碰的阴茎将白浊溅到了二人的小腹上,他努力遮住因羞赧而红的脸与眼泪,试图努力消化悖德的一夜——身为Alpha被另一个Alpha操哭、与自己的弟弟上床、并且该死的享受——

Fili感受到了体内逐渐粗大的阴茎。

Kili将在他体内成结。

而他并不排斥。

Kili似乎(毫无歉意地)笑了笑,说了一句“Sorry bro”,而Fili只能苦笑(操这真他妈疼)。

他们和普通日子里的任何兄弟一样,相拥而眠——带着精液、汗水与依然性欲未退的信息素,以及熊掌体内的那个巨大的、使他无法入眠的结。

Kili搂住他的兄弟沉沉安睡,而Fili注定整夜无眠。

他需要漫漫长夜来适应和理解那个(该死的)结,以及和Kili的杂乱不清的感情。

评论 ( 11 )
热度 ( 27 )

© 猹十九 | Powered by LOFTER